吵吵   2012-06-09  阅读:2,458

临近毕业的无聊时期,我们专业这群无聊的淫们就只有靠每晚的三国杀来打发一下时间。想来三国杀最初火红的时候还是我将它引进我们专业,半天忽悠了李密童鞋买了一套三国杀卡片,就那么在专业玩起来了。后来便有网络游戏了,疯狂的时候跑到哪个宿舍看四台电脑都是在杀的不亦乐乎,只是这些时间以后疯狂的各种玩法的更新变的尤为复杂,我便淡漠了,倒是没有怎么关注其实还有这样一段创业旅程:

三个年轻人的热情催生了一个穿越时空的游戏,153张牌创造了5000万的收益,而且这里只是起点,那么,终点在哪里?

这是一个意料之中的故事,也是一个意料之外的故事。

公元220年,三国混战的历史,经过几个世纪的沉淀,在21世纪竟变成了一个创富传奇。2008年仅一年的时间,一款名为《三国杀》的桌游,风靡了整个中国。如今,它已经拥有3000万粉丝。

《三国杀》的创造者之一——北京游卡桌游文化发展有限公司CEO杜彬告诉《小康·财智》记者:“2010年,公司的收入已经超过5000万。”

娱乐之后,相信人们更愿意去寻找:究竟是什么成就了《三国杀》的财富传奇,《三国杀》之后,还会有另一个《三国杀》吗?

“创富”很偶然

《三国杀》实际上并没有什么神秘之处,它只是一款由153张牌组成的普通的桌面游戏,这套卡牌游戏很简单,只要掌握了游戏规则,每个人都可以乐在其中。也许正是这份简单和趣味,成就了《三国杀》的今天。

其实,就是创始人杜彬回忆《三国杀》的发展历程,也觉得,邂逅《三国杀》真的很偶然。

杜彬很喜欢桌游,所以,三年前,他想要在中国市场上寻找一款有意思的桌游,但是,他很快发现,中国的桌游市场毫无生气,游戏不仅缺乏,多数还是山寨国外的。一次网购,他在淘宝网上偶然发现了价值69元的《三国无双》,这款游戏属于两个传媒大学的学生。于是,杜彬花费69元,成为了这款游戏的第10个买主。

谁也没有想到,就是因为这69元,拉开了杜彬和《三国杀》的财富序幕。

买了《三国无双》的杜彬,很快就被这个游戏的设计和三国背景吸引,清华大学计算机博士毕业,在IBM已经有了一份不错工作的他,开始有了创业的冲动。这份冲动一直扰乱着杜彬的思绪,于是,他决定深入了解这个游戏。

三国杀

经过和设计者的深入接触,杜彬决定,放弃工作,成立工作室,正式开始他的桌游创业之路。也许真的是幸运之神很眷顾这个喜爱桌游的年轻人和他的伙伴,经过修改的《三国无双》,变身为《三国杀》之后,分外的走俏。

在杜彬的记忆里,第一批手绘的300套《三国杀》很快就被抢购一空。之后,印刷的5000套《三国杀》也被抢购一空。第一桶金就这样得来了,回忆起当时的情景,杜彬还在笑,虽然觉得幸运,不过,他更愿意承认自己的眼光独到。

其实,如今被杜彬简单描述的创富奇遇,并不是想象的那么美好。从设计《三国杀》到正式印刷,再到最后的买卖,付出的汗水和遇到的艰辛只有杜彬自己清楚。杜彬的伙伴说,为了拓展北京的销售渠道,每一个商家都是杜彬一个一个死磕出来的。虽然现在的游卡有着漂亮的小别墅办公,但在最初公司还只是工作室的时候,曾经因为搬回的货物,工作室连睡觉的地方都没有。

不过,这些已经都是过去式了,如今的游卡已经鲜活地站在那里,成为了中国市场上名字最响亮的桌游公司。

专注才能留下

俗话说,打江山容易,守江山难。对于游卡这样的公司来说,要怎样做才能顺利地走下去,成为他的创富奇遇之后人们关心的另一个话题。

《三国杀》之后,中国的桌游市场业内认为正在渐渐苏醒,这对于游卡来说是个好消息。实际上,桌游的历史在国际上并不短暂,德国和瑞典还有美国等欧美国家,桌游已经发展将近50年,发展得很好,国际市场上,每年基本上都能推出成熟的近百款桌游。

杜彬告诉记者,他最近刚从欧洲出差回来,在欧洲的游戏市场,他发现,柜台上的玩具,有近一半是桌游。国际市场的参照,让杜彬觉得欣慰。虽然中国的桌游市场还在培育期,但是《三国杀》的启示作用很到位。

杜彬相信,玩家一旦领略到了桌游那种现场交流的趣味,很多人就很难从中逃离,桌游,是会上瘾的。所以,游卡会一直专注于桌游市场。

不过,《三国杀》之后,游卡推出的七八款游戏都没有《三国杀》的名字响亮,人们知道的也少。

对此,杜彬认为并不奇怪,《三国杀》为后来的这些游戏奠定了市场基础,这些游戏都是站在《三国杀》的肩膀上起跳,直接受益于因为《三国杀》开拓的销售渠道,因为《三国杀》培育起来的市场热情,即使后来者没有《三国杀》那么红,但是销售并不让人失望。不过,杜彬还是希望,他们能再设计出一款如《三国杀》这样的游戏,呼啸江湖。

目前,游卡依然专注于自己的桌游事业,没有偏移,没有犹豫,杜彬认为,只有先把眼前的事干好了,才能干好以后的事。他也觉得,为什么最后盛大会选择了他们,为什么他们可以幸运的一路走来,从来没有资金的问题,就是因为他们很专注,从来没有动摇过。

创新会走的更远

对三年时间就做到这样的游卡来说,其实,杜彬还是有着很多的思考和担忧,《三国杀》的红极一时,是否能继续为游卡带来春天,都是未知的。市场总是变化的,如果只是安于现状,说不定哪天就被踢出去了。

所以,对游卡,杜彬从来不敢掉以轻心。之前,杜彬一直担心着竞争者的问题,但是直到今天,也没有出现强劲的竞争者。经过反思,现在的杜彬对竞争者已经由之前的担心变成了坦然。他认为,有很多的人加入进来其实是好事,这样才能把市场做大,市场的桌游情结才能很快培养起来。

试想一下,全国有3亿人开始玩桌游,游卡只要占其中的10%,就是现在的粉丝数。于是,盼望竞争者一起来做蛋糕,反而成了杜彬的一个愿望。但是,话虽如此,杜彬认为,在蛋糕做大的任何一个时期,自身的努力和完善是不能抛下的,否则就算蛋糕做大了,没有竞争力,也很难分一块。

桌游不同于网游,关键在于游戏的互动性、逻辑性和趣味性,网游即使没有伙伴,也可以和机器互动,但是桌游不同,没有伙伴就无法进行。游卡曾经做了一个调查,发现,同一款游戏,网游的乐趣比桌游低30%。所以,桌游要想生存,设计出好的游戏是关键。

游卡采取的方式主要是提供平台,吸收所有的设计者的作品在游卡的平台上发布,这也是目前国际上通用的模式,这种模式可以最大限度地吸收到好的作品,除此之外,游卡也有自己的设计团队,大约20多人,在为新游戏的创造努力着。

当记者问到杜彬除了现在所做的这些事,有没有想过公司会扩大产品种类,多元化发展时,杜彬说,扩大规模、扩大品种都是未来的事,对于刚刚起步的他们来说,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,努力培育桌游市场,设计出经典的游戏,会很忙。

至于未来,杜彬其实是充满信心的,虽然他不能明确地预见,中国的未来究竟是和欧美国家一样,桌游将占游戏比重的近50%,还是网游会成为中国的下一站,但是《三国杀》毕竟成功了。这说明,中国市场是有需求的,只是没有遇见好的设计者和好的游戏而已。

所以,努力创新,寻找适合中国玩家口味的游戏,被认为是桌游能够走下去的捷径。

吵吵微信朋友圈,请付款实名加入:

吵吵 吵吵

4条回应:“三国杀的创业故事”

  1. 标语大全说道:

    三国挺好看的。

  2. 影楼网销说道:

    三国杀还是不错的

  3. 上海做网站说道:

    我喜欢,支持一下

  4. 风机盘管说道:

    被认为是桌游能够走下去的捷径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