吵吵   2013-07-31  阅读:3,425

如你所看到的本博客的上一篇文章,是我前几天投稿到虎嗅网的一篇。

原本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,不想虎嗅竟然接收了,接收了也就罢了,竟然还当做周一的头条给发了,当日进入虎嗅,就是上篇文章的大大标题。


虎嗅给我的其实并不仅仅是发表了上面的这篇文章,而是重新让我定义了一次思维方式和生活方式。

从考研的那段时间,直到去年年底,这一年半的时间,我在业务上是没有多大精进的,所有业余时间都是用来弹吉他了。

自己的每个月的工资都不够两千,却买了把一千八的面单吉他,然后整日的泡在家中练习指弹,上网的日子也就仅限于指弹中国这个网站了。

直到科里面开始折腾实验室试剂管理系统,我又开始在网上查一些资料。偶尔在某些博客就开始出现了“自媒体”这样的一些字眼,我才猛然的发现,一个写博客的人,连现在媒体的一些转变都没有发现,自己简直就成了outman了。

通过《我对自媒体的九个论断》这篇文章,我知道了程苓峰,知道了云科技(现在已经更名为孕峰)。程苓峰是原《中国企业家》杂志的主编,而虎嗅网的创办者李岷也是从《中国企业家》走出来的,我就这么稀里糊涂的一路搜索到了虎嗅网。

看了虎嗅网的一些文章,我才发现新媒体的时代已经到来了,传统互联网也不再纠结于腾讯阿里的那些琐事了,“移动互联网”已经成为了时代的浪潮。

此时,我就像沉睡了一年多时间后醒悟的人一样,觉知到了自己的封闭。我开始明白吉他不是我的核心竞争力,我再练习个十年,也赶不上押尾桑的水平,IT和医学的结合才是我的“道”。

我开始用手机订阅一些站点,为了跟的上时代的步伐;我又开始定期更新博客,为了经常的总结和反思自己。

虎嗅

《关于医疗,我有一个互联网梦!》是上周五晚上写的,从八点多,一直写到十一点。写完后,我发了封邮件给虎嗅。等到洗完澡回来的时候,发现李岷给我手机发了条信息,让我移步虎嗅网,把文章从那里提交过去。

这个时候已经是十一点半的时候了,还是周五的晚上。当真是没法想象虎嗅网的老大李岷每天工作多少小时,这么晚提交的文章,一会儿就给回复了。

第二天李岷又给我发了条信息,说我文章写的挺好,让我稍等,虎嗅将会把这篇文章当做头条来推一推。

一个网媒的老大,如此地亲力亲为!

文章发布之后,收到不少留言和评论,也有不少的网友加我讨论关于医疗互联网的一些观点。虽然不见得带来了很大的影响,但是结果终究是好的。自从上次我的硬盘坏了之后,我就坚持及早的贡献自己的价值,省的原有的汗水无端的覆灭。

有网友告诉我,网易也转载了这篇文章。网易新闻是以评论见长的,我便立马跑过去,想看看究竟评论如何,结果发现连一条评论都没有。可见关注医疗的人有多少,而关注医疗互联网的就更少了。

吵吵微信朋友圈,请付款实名加入:

吵吵 吵吵

4条回应:“投稿虎嗅网”

  1. joveli说道:

    我就是从虎嗅网跟过来的,我关注医疗互联网。非常赞同你的观点,希望能够认识一下。

  2. 博客丛说道:

    过来看看,周五啦,明天就能休息了!

  3. aecth说道:

    顶你!非常赞同!去医院,迷茫是正常的,绝大多数人不知道要挂什么科室,不知道要去那个诊室,不知道要去几楼做化验,不知道要去几楼照B超,不知道要什么时间去拿结果……总之,去了医院,就是一只没头乱撞的苍蝇。这还不算什么,好容易带着病从一楼爬到了五楼,等了一个半小时,看到了大夫,一句话“二楼化验去”,又得吭吃吭吃爬下楼,好不容易找到了检验科,才知道要到三楼去交费,再爬到三楼划价交费,然后再回二楼化验,出了结果再去五楼找大夫,大夫还可能会说,你这指标都正常,我给你开个单子,四楼预约再做个B超……..这就是我们真实的就诊流程。不要说病人,就是正常人,这一趟下来,也得累个半死,烦得要命。这不仅仅是增加了患者的就诊成本,更增加了传染的机会;增加了摔倒,碰伤,踩踏的风险;整个医院白天看起来都是在无序、吵闹的。我想这不是医院、患者想看到的。我们是否为解决这些问题而努力过?软件无法解决这些问题,但缺少了软件,这些问题肯定无法更好的被解决掉!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