吵吵   2014-02-11  阅读:1,712

我春节回家的日子里,有一天,我爷爷拿出本书来,说我们小区有个沈老师,写文章很厉害,都出书了。他无聊时在小区里面玩,结识了沈老师,便送了本书。

这本书装订的精致,倒是大出我的意料,因为原本就不想小县城的人能有多大的能量。

书的内页有些沈博爱的的印章,因是送我爷爷的缘故,因此写上了送我爷爷的字样,还亲笔签了个名。

我读了几页,儿时乡村的记忆便历历浮现,因而放下了手机,不自觉的读了起来。

蹉跎坡旧事

我儿时是在浏阳的北乡农村长大,而沈老本身也是农伏人,沈老关于农村的东西对我来说都是熟悉得不得了的。在细细品味这些文字的同时,我满心欢喜,庆幸那些记忆深处的乡村文化得以落实在书本上,以中国村落消失的速度,再过些年,农村的那些东西就全部都没有了,而农村的那些习俗和文化,就将要消失殆尽。从此,我们这些农村的娃儿就真的要成为了无根的人。

便莫提我们的后代了,他们恐怕连农村是什么样子都不会知道了!

我儿时经常去参加一些乡邻的红白喜事,对于“母党、媳党”这些称呼的意思是很模糊的,一度我以为是“母当,西当”,以为是那些个方亲戚的派出的代表称呼,而从沈老的书中,我才真正的明白了这些真正的含义。

我舅舅很喜欢唱“夜歌”,经常到处的去跑“场子”。我那时很惊讶,惊讶这些农村的土老帽能够有这样的学识,唱词对仗工整,而且都挺押韵,这些词恐怕一般的文人都难撰写吧。

这里摘录一点给大家瞧瞧:

打起锣鼓开个台,邀请各位坐拢来。今夜不比往几夜,今晚大党到寒舍。高攀地方贤近邻,协助寒舍陪大人。到了寒舍欠招待,告秉各位莫见怪……

后来有一次和朋友一起吃饭,说起沈老,才知道沈老还有个了不起的儿子,笔名叫“石扉客”,也是媒体行业的知名人物了。他的博客和微博多少有些对国家的微词,想必是受沈老的影响。沈老当年被打成右派,受了不少罪,这些罪在他的书里有名有姓的说的很明白,我想今天如果谁还想专制,那么这些该是控诉专制的罪证。

偶然看到天涯上发的手稿,作者就是“石扉客”,这些文字,在论坛上就引起不少浏阳人的共鸣。感谢沈老,让在外的游子有了故乡的魂!

是浏阳人的话,该买一本吧,这是我们的记忆!

吵吵微信朋友圈,请付款实名加入:

吵吵 吵吵

8条回应:“浏阳人的回忆录《蹉跎坡旧事》”

  1. 汽修说道:

    啦啦啦啦

  2. 盒子支付说道:

    博主的博文不错 赞一个

  3. seo说道:

    内容挺丰富的 顶一个

  4. 广州seo公司说道:

    谢谢您分享好文章 顶一个

  5. 楼主说得不错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