吵吵   2015-04-12  阅读:1,680

那个师弟,身材瘦小,皮肤黝黑,却一脸灿烂的笑容。

我不是很喜欢他,因为它总是那么的话唠,我一向都不太喜欢话唠的人,总觉得话多了,脑子就会不够用。

为什么说他话唠呢,有一次我带着他上夜班,我正一心的教他如何上标本,告诉它,血清中微白的标本是不能上机的。他问我为什么,我告诉他,因为仪器会报警的,他问我为什么会报警,我告诉他因为标本凝了,他问我为什么标本会凝。我顿时就火来了,心想着这个人为什么如此惹人烦,便悻悻告诉他自己回家查书去。

之后他问我一些问题,显然我都已经没有了耐心,自己回去百度、查书就成为我回答他的最好“理由”。我不想回答他的原因有二,一个是他这么不停的问,我哪里有这么多的时间和精力来回答他;另外一个原因是,我大概也记不清楚该如何回答他问我的问题了。我怀疑第二个原因占有的成分会重一些,不然我又为什么会那么懊恼。

又有一次夜班,我上了半天的班发现有个跟班的实习生没有来,一查排版表发现竟是这个黝黑的师弟。我极不情愿的打电话给他,他告诉我他在外面做家教,怕是赶不过来了,但是他答应我找同学来顶替一下。等了五分钟仍不见回电话,我再打电话去询问,他告诉我他正在联系。我心想着他大概人缘很差,要不怎么半天都找不到人来上班,大概话唠的就是不讨人喜欢吧。

好在最后终于是找到人来替班了,我却顿时来了兴趣,好奇心让我试着去了解一下这个比较“奇葩”的师弟。我就反转成为一个话痨了,跟他同学不停的打听他的情况。

他同学告诉我,他确实是一个人缘比较差的人。大一的时候开始,他就开始一个宿舍一个宿舍的去推销U盘,因此班上的同学都比较反感他。后来他又活跃于各种兼职与社团中,整天是神龙见首不见尾,跟班上的同学交集也就比较少。

话说到此,我却突然转变了态度,变得不那么反感他了,也许是我大学的时候也做过兼职,也许是我大学的时候也混过社团。这种想似的经历让我觉得我很傻逼,我突然发现我愤怒的竟然是原来的我自己。

若是仅仅止步于此,大概也没有写这篇文章的必要,但是后来他在学校那边摊上件事了,而且是摊上件大事了。

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中国大学生都经历过太多的“被学习“的事情。我们读大学的时候,辅导员为了提高我们的“综合素质”,每次举办活动都需要我们“主动”参加。我们都知道活动的质量能够烂到有多高的水准,或者大部分时候是聆听领导的“教诲”,但是慑于辅导员的权威,只得耷拉着脑袋去“学习”了。

这个黝黑的师弟简直就是太“大逆不道”了,当辅导员发出全员“学习”的通知后,他竟然跑到辅导员办公室,来了一句“为什么”。听说当时辅导员被他这么一问,竟是语塞了好久。你可能以为是辅导员脑子不够用,其实是他在积蓄能量,等到能量积蓄的差不多,怒火从肝脏升起,再经心脏这么一加速,一股脑儿就全倾泻在师弟身上了。

照理说事情到这儿也该差不多了,辅导员火也发了,师弟骂也挨了,双方熄火停战,再说多两句好话,这事儿也就算过去了。但这个师弟显然是太“稚嫩”了,跑到校长办公室又来了句“为什么”。想来校长的口才,往日在主席台上那简直是无人可敌,颇有傲视天下的意思。我正替师弟担着心,却不曾想到,原来“功夫再高,也怕菜刀”,师弟的菜刀就是一个“为什么”。大概是校长被这把菜刀砍得无处躲闪,说了一个上午,也没能躲得过去,最终认栽,发了个通知,让大家“自愿”参加活动。

那天听完这个事情的时候,我竟不由自主的乐了半天。临下班的时候,我去考勤扫脸,心情又突然滑至低谷,我突然冒出一个奇怪的想法:“我为什么要扫脸?”,猛地,我发觉,我懊恼的不是我的过去我,而是现在的我。

写在王小波去世18周年纪念日。

吵吵微信朋友圈,请付款实名加入:

吵吵 吵吵

5条回应:“那个师弟”

  1. 小乐丫网说道:

    每天坚持码子也很累的

  2. 肖振杰博客说道:

    我也喜欢安静的工作。

  3. 俊哥哥说道:

    文采和逻辑都挺好的,就是不知道本人长什么样

  4. 同性恋的我说道:

    帮你顶,人还是厚道点好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