吵吵   2015-04-30  阅读:1,158

上次同学结婚,一群人跑去喝喜酒,A君等人与我一起前往。途中C君掏出个入门级的单反来,却不知道如何使用,我便一秒钟化身唐僧,喋喋不休的给人上了一课,从使用到采光到构图等等的大讲了一通,俨然我就是藏在人民群众中的高手。

我其实是没有单反的,要说我能稍微懂得一些皮毛,要从大学时候说起。

我那时酷爱蜂鸟论坛,整日的在里面瞎逛,就像美女见多了自然就会有生理反应一样。我终于忍不住去买了台照相机,当然,意料之外,情理之中,我买了个看起来长的像单反的卡片机,大约1500块,从此开始了在屌丝中装逼在高手中装傻的生活。

当然,我并非是纯粹装装逼而已,那一年我们从顺德校区离开回到校本部,为在这个即将逝去的地方留点纪念,某个凌晨五点我就爬起来了,然后绕着我们的校园,咔咔咔的狂拍了一通。犹记得那天夜色朦胧,我借着手机微弱的屏幕光爬到了凌云塔上,东边,太阳还未出来,但是云彩已经被烧的火红,河水缓缓的从远处流到塔下,凉爽的风儿正悄悄的亲吻我的脸盘,在这水天一色的环境中,我突然灵感大爆发,一张张可人的照片就留在了我的照相机中。

有人说灵感像男人迸发的那一瞬间,短暂而美妙,但是我却充分的证明了灵感的持久性,就像证明了我的持久性一样。直到已经日上三竿,我的肌肤再也无法忍受阳光的灼烧,我才悻悻回到宿舍,打开电脑,整理一下图片。

浏览过一遍图片,我突然发现,我简直就是人才中的人才,那些美如梦幻的影像,真真切切的展现在我的眼前。为了养养大家的眼睛,我把它发到了QQ空间,顺手也丢到了学校论坛。

等到我整理好相机,到楼下吃早饭的时候,才知道我拍的那些照片,竟然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漂亮,因为楼下的女生告诉我,她想要没有压缩过的原版照片,仅仅是因为QQ空间的照片是被压缩过的。

等我吃完早饭回到电脑面前的时候,一万多的转载量,瞬间刷爆了我的QQ空间,也把我吓了一大跳,我开始发现,兴许我还是干了点漂亮的事情的。

接下里的事情就没啥可讲了,因为我一向低调,但是简单交代一下吧:接下来校园挂起了一股拍片的风潮,更多更美的照片相继的流传出来,我那时候最喜欢看大家整理的顺德校区风景集,想看看收录了多少我的照片,每次都不会意外。接下来,也就是这群摄影狂人,把顺德校区推向了仙境,推向了全中国最美丽的校区。现在想想,我竟是始作俑者?

更多的时候,不停的有各种人加我的QQ,有说想来看看的,有说请教技术的,有要原图的,我基本上一概不理。与其说我傲慢,不如说我怕丢脸,你想想一个满怀热情的人,问我用啥相机拍出如此牛逼的照片,告诉他我是一个卡片机,不是毁人三观么?扑灭了人家要成为大师的理想,是毁人前途的事情,和谋财害命差不多。

若是真的仔细来论论我拍的照片为什么那么火,大概有以下几点原因,一是顺德校区太美,但是没有人发现,也没有人用心去拍过。二是那天天气实在是太好了,蓝天白云、青山绿水简直就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。最后一点么,是我买的那个富士的卡片机虽然平常拍照偏暗,但是蓝色呈现的特别好,刚好那天又是蓝的让人发指的蓝天。

至于技术么,你要我讲真话还是假话?算了,不说。

好了,回来正题。

从那次婚宴回来后,A君便十分痴迷单反,总是问我要不要买,说的多了,我就死命的打击他:“你要买相机是吧,那你想好了,你要不要再配个镜头?原装的头可是很烂哦!要拍点夜景不?买不买三脚架?要去拍活动不?买不买闪光灯?想自拍么?要不要遥控器… …”

有道是“要想男人破产,送他一个单反”,A君已经被我浇灭了一半热情,但是仍不服输:“我就买一单反,其它啥都不买,就平常出去玩玩拍点照”

我于是继续打击他“你帮我背下包吧”。

A君不悦:“不背!”

我说:“你既然连个包都不愿意背,你还想背相机?那坨东西可不轻。”

A君又被打击了一半热情,但是还想试试:“我就平常学学,练点技能!”

我窃笑:“你知道怎么练好摄影的技术么?”

他问:“怎么练?”

我告诉他:“不用练,这玩意儿考验的不是你的技术,而是你的审美,你审美这么差,拿个高端全幅画质的单反,拍出来的也是一坨屎!”

A君不理我了,自己离去,这话儿,挺伤人的说,但是真理总是这么伤人。

单反

红日初升,其道大光,同学年少,挥斥方遒。

大概是老了,唠唠叨叨就写了这么多,见谅!

吵吵微信朋友圈,请付款实名加入:

吵吵 吵吵

2条回应:“叫你别买单反”

  1. 沉默羔羊™说道:

    哈哈哈挺有意思

  2. 阳光黑马1978说道:

    人材,写得真好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