吵吵   2015-05-25  阅读:1,178

原本想发表于虎嗅的一篇文章,给虎嗅给直接略过了,算了,就发这里吧。

丁香园做线上线下的连锁运营,打的口号是:“做一个纯粹的医生“,丁香园本身是做论坛起家的,在丁香论坛上活跃的医生,吐槽的多是体制内医院的诸多弊端,换句话来说,丁香园是深切的感受到了医生们的痛苦,因此想解放医生,才提出这样子的极具理想的口号。

以前春雨在闹腾线上医疗的时候,我觉得这相当的不靠谱,因为它压根就没有接触到核心的医疗业务和数据。到最近,春雨说他也要做连锁的诊所了,而且年底就要开遍全国。联想到丁香园想做的事情,我开始觉得,也许互联网医疗的这个时代是真的来了。

在大部分人的眼里,医疗应该归属于政府的公共事业,不应该市场化。这个观点初听是有道理的,但是仔细想来的话,其实还有太过于笼统了。之所以认为医疗不应该市场化,最主要的原因是为了保护患者,因为在生死面前,患者压根就没有讨价还价的权利,在这一点上,医生处于优势地位,而患者就是弱势地位,生死这个事情,是无法用金钱或者说是市场化的价格去衡量的,这是出于对生命的尊重和敬畏,人命并无贵贱。

另外,人生病,往往不是一个确定的东西,而是一个多种影响因素下的整体反应,因此,如何来治病,往往并没有一个清晰的流程和操作,甚至,很多时候一个人是有多种病的,都需要去综合考量,个性化去治疗。面对这么一个复杂和充满不确定性的过程,定价就成为了一个几乎不太可能的事情。更多的时候,医院可能都是用一部分的费用去补贴另外一部分费用,你非要说这个费用太贵了,那是没有看到背后的难处。

但是如果医疗给政府来管的话,政府就会制定相当多的标准来进行规范,将临床的医生折腾的不成人样,久而久之,都变成爱折腾的公务员了,就没有心思治病了。政府管医院,最终让医院成为了领导们的疗养所,政府的挡箭牌。

如果你实在是看不下医生被政府蹂躏,说医疗非要市场化的话,有没有可能呢?还是有的,只需要绕开两点,一是涉及生死,二是服务的不确定性。从这两点上来看,你就可以明白为什么牙科、眼科这些专科医院在私营化的道路上跑的那么快。种一颗牙齿,这个既无关性命,又是一个十分确定的过程,有了确定的东西,就可以比较差异,从而做的好的公司,就可以脱颖而出了。

因此,对于现阶段的医疗创业者来说,在那些不关人命的,那些确定的医疗服务,就是你们的机会,如何把这些确定的医疗服务做好,做到极致,在这个领域内啃下一块骨头,未来或是平台集成、或是全产业链闭环,都是有大大的机会的。

国家现在是鼓励私营医疗的发展,但是认为大部分的医疗服务还是应该归属于公立医疗,给了一个比例,公立和私立的比例是7:3。这个数字本身是可以商榷的,我们的医疗,真的需要大部分由公立医疗来完成么?换言之,百分之七十的医疗是关乎性命,错综复杂的么?我看这个比例是恰好搞反了,一旦私营医疗快速发展,最终的比例会变成私立和公立7:3才是差不多的。

假设有一天我们的私营医疗做大了,就会有人出来想,这公立医疗占据的三成的比例是不是也可以拿掉?他就会思考,为什么公立要存在,是因为那些关乎生命的医疗需要国家去兜底。国家兜底是什么意思呢?就是国家支付。国家支付又是什么意思呢?就是我们纳税人的钱去补贴那些大病患者以及出事的医生。我们现在是怎么去补贴的呢?是保险!你最终会发现,绑架医疗的其实是保险,公立的医疗,实质上就是公立的保险!

如果,哪天有人跑出来,建立了一套更有效率的保险体系,绕开了政府的这一层,从投保人直达患者,那么公立医疗的存在的意义,就真的需要重新考量了。

医疗是什么?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问题,却值得我们仔细思考。医疗的核心任务是治病,核心的对象是患者与医生,这么简单的道理,现在的公立医院却不见得明白。过度的制度设计,以科研和论文为主的职称评价体系等等这些东西,都将公立医院拉到了一条航向偏离的不归路。别的不说,光是说“三甲评审“这个事情,就把医生折腾的够呛,医生不断去填写那些”造假“的记录,去练习正确的洗手方法,最终这些事情都做好了,就是忘了看好病了。三甲评审的初衷,是为了规范医疗,但是制度从来都是为了核心产品服务的,应该说我为了提高我的医疗服务的质量,所以才去制定相应的制度和规范,这才是正确的逻辑,而三甲评审,根本就是本末倒置。所有的医生大概都不明白:”我一个从来都不地震的地方,为什么要制定地震的应急预案,每年还得花时间去演练一次!“

公立医疗跑偏了,私立医疗也跑偏,这些年来百度的医疗广告收入就足以证明,那些草莽是如何的将自己变成一个高级骗子,将民营医疗的名声糟蹋的一败涂地。医疗的康庄大道永远都是“以患者为中心“的那条,公立与私立,最后究竟是鹿死谁手,就看谁先领悟,谁先回到正确的路上来,而且看谁跑的好。从莆田系与百度的那次交锋可以看出,民营医疗似乎变得更快一点,而公立医疗,似乎跑到泥潭里了,爬也爬不出来。

讲“互联网思维”,或者“互联网+”的都是大骗子,一个企业从来不会被几个名词打败,真正打败它的是产品与服务。现在移动医疗那么火,但是如果创造不了核心价值,消失就会是分分钟的事情。就目前的情形来看,移动医疗的创业团队很多,但是为真正落地还是很少,很多信誓旦旦的创业者,容易忽略以下的两点事实:

一、医生的年龄。声讨医生太过于安逸的创业者可以省省心,一方面来讲,学医的人本来就比较保守,不保守的人都去创业去了,谁还学医,让一个保守的人贸然脱离体制,是挺困难的;另一方面,有经验的医生大约都过了而立之年,拖家带口的,改变是很痛苦的。你一个创业者教一群老头用手机,不如去教一群年轻人去学医。要知道,人才是一切啊!而且什么时候都是!

当哪一天,我们那群天然鄙视权威的的新新人类,终于走入互联网医疗的怀抱的时候,问题就又来了,没有了那体制内的一套职称评定体系,怎么玩?继续靠关系、靠科研肯定是行不通的,那靠什么呢?学历?好,现在的教育体系成长出来的博士们,估计又要钻回体制那个安定的怀抱了。靠患者评价?那么那些靠刷粉存活的公司又可以扩展新业务了。学习外国的模式,搞一群专家来评定一个医生的能力,未来兴许是一条行的通的路,只要“专家”已经不是那个“砖家”。你非要问我该怎么办,我其实也不知道,但是这是一个有趣的值得探索的问题。

二、患者的年龄。什么样的人容易得病?当然是年纪比较大的人,因此,现在去医院看病的人,大多数都是年纪比较大的那一代,要他们用过手机来挂号看病,人家可能手机都还不太会用呢,接受这些新的东西,还是比较困难的,就跟现在的老人家,很多依旧还是不会网络购物一样。

面对医生和患者这两群体的年龄状况,相关的创业者就必须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,熬不下去的也可以趁早退场,找个比较好走的路再切进来,比如我做不了老年人的,我做小孩子的总可以吧,现在小孩子的爸妈总会用手机吧。至于医生么,我们相信,他们迟早会来的,因为这里有病人需要看病啊!

医疗创业,如此的复杂,困难重重,却也因此而迷人。我承认我是个标题党,用了“颠覆”这个词,但是更多的时候,我们需要的是因时制宜的“改进”。

吵吵微信朋友圈,请付款实名加入:

吵吵 吵吵

一条回应:“传统医疗被颠覆的时刻来临?”

  1. 说得很温柔,真正的突破方向还是不明确感觉,我觉得技术和思维肯定会突破这些看不清的东西,小而专的最先独立出来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