吵吵   2015-08-06  阅读:980

记者问科比:“你为什么能如此成功呢?”

科比反问道:“你知道洛杉矶凌晨四点钟是什么样子吗?”

记者摇摇头:“不知道,那你说说洛杉矶每天早上四点钟究竟什么样儿?”

科比挠挠头,说:“满天星星,寥落的灯光,行人很少。”

我记不清楚到底是我自己模模糊糊的醒了,还是电话把我给叫醒了,值夜班的同事跟我讲,科里的所有仪器设备突然停了,UPS在那里滴滴滴的叫个不停。我猜想是不是停电了,然后UPS电池的电量已经消耗完了,让同事发了张图片过来,结果一看,总闸的开关是开着的,不像是没有电。

我爬起来,穿了条短裤,拿上钥匙,扛上单车就往科里跑。

凌晨四点多的广州很安静,骑在车上,凉爽的风不停的摩擦我的皮肤,大概也只有这会的广州才能让人感到一丝的凉意吧。马路上的车嗖嗖的开过,没有行人的干扰,开车的人都肆无忌惮了。

我把自行车骑到路口,等着红绿灯,一边担心着飞驰而过的汽车里面是坐着一个已经睡着的司机,然后我过马路就直接不顾红绿灯的把我撞翻。一边却看到一名环卫工人的身影,在那不远处的滚滚烟尘里面是一名四十多岁的大妈,有规律的挥舞着扫帚,扫帚扫在在地上擦擦作响。

我抬头看看天空,漆黑泛蓝的天空干净的很,我试图找两颗夜空中亮着的星星,却怎么都找不着。兴许是广州海拔太低了吧,我呆在这边这么多年,竟是难得见到过星星。而儿时的夏夜,搬一条凳子坐在屋外,就可以看见忙天的星斗,绚烂夺目。

我骑着自行车从医院的廊道里面走过,才四点多的时辰,廊道里面就有好些病人在走动,有的住着拐杖,有的被人扶着,一步又一步,动作坚硬的就像是僵尸。我从廊道穿过的时候,就好像穿越一段地狱,旁边闪过的都是孤魂野鬼。不远处的路口,一件白衣悠然的飘过,着实吓我一大跳,等到走进了看,才发现是个穿着病装的黑人。好不容易穿过了这段路,我又回忆起黑人来,它穿了裤子么?穿了么?为什么他只穿了见白衣呢?他有脚?记忆模糊的像一团浆糊,罢了。

在科室呆了半天,发现UPS原来昨天晚上5点半就被断电了,很有可能就是昨晚因为装修导致的断电,而UPS硬是带着我们那好几台设备撑了11个小时,这简直远远的超乎我们的想象。最终排查了半天,发现原来总闸还是跳了,我之前看到的总闸的开关其实并没有真正打开,推上去的人只推了一半,于是乎UPS就一直没有输入… …

忙活完事儿,从医院走出来的时候,天色已经亮了,担心着才早上六点,没有地方吃东西,结果走到粥城里面一看,满厅的老头和老太太,我进去的时候,他们都带着异样的眼光看着我,大概是想不到有起的如此早的年轻人,或者是起的如此的年轻人竟然有空来喝这闲的蛋疼的早茶!

吵吵微信朋友圈,请付款实名加入:

吵吵 吵吵

2条回应:“凌晨四点的广州是什么样子的?”

  1. 博客112说道:

    博主,您好,boke123导航(boke123.net)从2015年8月5日起正式更名为boke112导航(boke112.com),欢迎有空前去围观,谢谢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