吵吵   2015-09-17  阅读:982

走到沙县的小吃店里,其它桌子已经没有位置了,我只好做到一张大桌子前面,对面是一个老奶奶带着个孙儿和孙女。

孙儿大概五六岁,吧唧的吃着碗里的混沌。

孙女大概两三岁,拿个小碗和勺子,费力的把捣碎的混沌往嘴里送。

“给你妹妹点汤!”老乃奶奶叫道。

孙子从碗里不情愿的舀了一勺放到妹妹的碗里,然后吧嗒一下把最后一个混沌包到口里,碗一端,就着汤就把混沌吞下去了。

妹妹吃完混沌,带着不满足的神情叫道:“我还要!”

”都吃完了,回去吃饭!“

“我还要,我还要!”

我被吓得一惊,这小女孩的爆发力有些吓人。

“走啦,吃完啦”哥哥擦了把嘴,率先冲出店去了。

妹妹踮起脚尖,看看空旷的瓷碗,依依不舍的牵着奶奶走了。

沙县的面条的确做的不好吃,面条加上几根青菜,放点油和盐,这和我们常说的光头面没什么区别。

我悻悻填饱了肚子,百般无赖在街上游荡。

机修店里,一青年赤裸着上身,聚精会神的摆弄着手里的机器,动作干净麻利。店里头的另外一边,饭菜都已经摆上桌子了,一位老母亲一边看着电视,一边将电饭煲里的饭盛到碗里。兴许是节目太精彩,又或者是行动不利索,老人家左手端着碗,右手拿着勺,仿佛若有所思的悬停在空中许久,然后忽的想起来,又开始盛饭。

夜色朦胧,本该是归家的时间,铝合金店里的门口,几个赤膊的男子围在桌子面前打着扑克。店里面,一名少女慵懒的趴在狭小的沙发上,沙发旁边风扇不停的吹着,吹乱了她的头发,吹得她的作业本上下的翻转。隔壁水店的小孩子费力的爬上纸箱堆砌的小山,趴在山上,看着隔壁的姐姐在写他还看不懂的作业。

我从一家轮胎店前走过,老板是个身材敦厚的胖子,正端着个铁钵,用筷子奋力的往嘴里送饭。

一辆小货疾驰而来,一脚刹车,车辆平稳的停在了店铺前面,司机按了两声喇叭:“老张,帮我换个外胎!”

胖子端着铁钵绕到车后观察了一番,跑回到店里,把饭放下,拿起根方木又跑回车后面,他把方木放到内侧轮胎的前面,然后指挥司机,把车往前开,内侧的轮胎压着方木爬上去,外侧的轮胎就悬空了。

真聪明,我心想着!差点撞到前面开出的奥迪。

奥迪刚从前面的休闲中心开出个车头来,司机摇下玻璃,正在召唤休闲中心门口的几个男人。那几个男人皮鞋西裤穿着,腋下夹着个皮包,肚子像是怀胎六月的孕妇,嘴里的口水不停的喷出,我仿佛还看到他们大油嘴巴上反射的灯光。

但是车是好车啊,奥迪Q5!

得三十来万吧,我心想着,车就开出去了。

再回头看看轮胎店,那个胖子,已经又坐在门口了,筷子奋力的向嘴巴里送着饭。

吵吵微信朋友圈,请付款实名加入:

吵吵 吵吵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