吵吵   2016-05-09  阅读:627

百度的调查还未果,没过多久,我打开来朋友圈,就都被黑丝带给占领了。

听说了陈主任的事情,甚是心痛。多好的一个人,同事评价很高,待人和善,富有爱心,医者如此,已是不易。

悼念这样一位长者,本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但是更多人恐怕并不仅仅只是悼念了,他们出离了,从哀伤至愤怒。

你也许会反驳,如果有一天,当一个精神病人拿着把刀追着你砍的时候,你会不会感到害怕,会不会想起自己微博的薪水,会不会知道这是冒着生命的风险在救死扶伤?因此,为了哪天不被刀砍,我们应该有理由表达我们的诉求。

可是啊,我们的诉求说给谁听?当然是砍人的人啊,可是砍人的人是个精神病啊,他要是听的明白,会隔了这么多年为了颗变色的牙齿来下此重手么?
黑丝带

说白了,这件事情的发生,就是一个小概率事件。就好比哪天搬个小板凳坐在门口晒太阳,一辆失控的大巴车冲过来直接碾压。千防万防也防不胜防。

但是我们的愤怒不可能毫无来由,真的是针对那么不讲道理的患者么?恐怕是那个谁都心里明白,但是谁都无可奈何的体制。

当医生开始把患者当敌人的时候,救死扶伤的意义又何在?失去信仰和目标的人,活成了行尸狗肉。

《欢乐颂》里面有句话说:“医生这个阶层,混的好的,多是红包拿多了,品行就不行。混的不好的,就那点工资,出去吃饭买单都只能装孙子。”

恩,谁使之,谁使之?

吵吵微信朋友圈,请付款实名加入:

吵吵 吵吵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