吵吵   2016-05-15  阅读:751

我那天正在盯着屏幕写着文档,一哥们插嘴道:“华西的院长跳楼了!”

“华西?你确认是川大的华西?”

“就是华西,原来的老院长,石应康。”

我是被吓了一跳,华西额,在医院排行榜上隐约老二的位置的华西额,华西的院长都想不开要跳楼了,小医院的院长还咋么活!

这些年华西的名声越来越大,尤其是科研方面,实力稳步上升,直逼协和。在四川这样一个不算发达的省份,华西能够崛起,是件相当不容易的事情。

有次开会,和一个朋友聊到华西的这些年的发展,尤其是在科研方面的巨大进步,朋友算是帮我解答了疑惑。朋友说华西的薪水是相当诱人的,不少从国外引进的科研人才,年薪都是五十万以上,相对于行业平均一二十万的薪水,这绝对是实实在在的动力。

此外,华西和不少公司的合作也推动的很好,很多科研都实实在在的被商业化了。

如果能够理解朋友所说的这两点,也就不难理解华西会有今天了。

石应康

整个社会的医疗支出其实是一笔越来越大的开支,政府不愿意为医疗买单,但是又不想不管医疗的死活,就限制公里医院的编制和规模,但是就医的需求在扩大,医院不得不自己招人,不得不自己去养活医院的员工。于是乎矛盾就来了,一方面是来自上级的压力,主要是公益属性;另一方面是来自底层员工的压力,主要是盈利发工资。医院就成了一个妓女都不如的东西,既要当婊子,又要立牌坊。

活在体制内的人就变成了一个悲剧,仅仅是让你当个正确、光明的婊子也就罢了,最悲剧的是当风暴来临的时候,你还得去背个黑锅。所谓政治的艺术是遇事的时候放权,担责的时候推脱。遇到好事的时候,请自行脑补。

石院长是个有想法的人,但是体制内是理想主义者的坟墓,薄如此、刘如此,石亦是如此。华西做的好,石没有功劳,华西有问题,黑锅还得你来背。

聪明人在体制内,不是活成了烈士,就是活成了玩转手腕的高手。

方向错的时候,干什么都错。所幸我们生活的不是政治主宰一切的社会,坚信价值的人,在市场里面,诚心做好产品和服务,用自己的努力赢得客户的尊敬,以及他们用钞票投的票,然后活出自己想要的生活。

一入体制深似海,若是心中仍有三分热度,请三思而行。

吵吵微信朋友圈,请付款实名加入:

吵吵 吵吵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