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不是那个牛闪闪的信息工程师
07月16号
我不是那个牛闪闪的信息工程师

我花了两天的时间,做了一个危急值超时的报警提示弹窗,看着终于全部被确认的危急值,我心满意足的笑了。

我正开着会,科室的一个同事突然跑过来:“牛逼啊!你竟然把超时提醒这个功能给做出来了。”

我默然,这不是挺简单的事情么。

查看全文
向前向后
07月04号
向前向后

山顶之上,是蓬勃而出的朝阳

大海之滨,是黯然退幕的霞光

人啊,一思考,世事宛若洞见

人啊,一思考,上帝的笑魇

我是科学的教徒

我是心中的王

我生来向着生机

我死去向着死亡

ps:世间仍有诗歌,只因灵魂尚未死去。

查看全文
恵桥(侨)的LIS到底怎么样?
06月28号
恵桥(侨)的LIS到底怎么样?

做LIS的人或者检验科的人大概都会听说过恵桥或者恵侨的LIS系统,尤其是中国的南方地区,这个系统算的上是最早也是最有名气的一个系统。

有段时间吵吵出去开会或者学习,提到南方医院检验科,别人想到的第一件事情并不是南方医院检验科的学术成就,而是说:“你们的系统很好用啊”,由此可见南方恵桥的品牌和影响力。

查看全文
实验室工作站管理系统
06月26号
实验室工作站管理系统

小玉帮我要了一本《xx医院信息化管理案例》的书,至于为什么是XX医院,是因为我也记不清楚了。

打电话给我的是某家做计算机管理软件的公司,说XX医院的信息化管理就是他们做的,我才恍然大悟,原来他送书是假,打广告是真。这年头学术与商业、合作与利用、营销与渗透相互缠绕,仿佛纠缠,都让人傻傻的分不清楚。医院也是,是救死扶伤的圣堂,还是利欲熏心的屠宰场,模糊不清。

查看全文
文章写的太长是种病
06月24号
文章写的太长是种病

同事在朋友圈发的女儿的作文,寥寥两三百字,描述了一下珠江的早晨、中午、夜晚的景象。文字简单,逻辑不通,但是对于一个刚上小学的小朋友来讲,这就是佳作了。

写珠江的早晨,写写日出,写写雾霭,再写写川流不息的车水马龙,顺便哀悼一下我逝去的青春,和世人正在努力追求的功名利禄,这么一算,大概都会有个四五百字了。要我只写个四五十字,的确是有难度的。这一点小朋友就天生有优势,他写珠江的早晨,抓耳挠腮的想到日出,想到雾霭,再想一两个成语和一个比较漂亮的句子,就完全够了。小孩子小到自己都还没有长大,没有经历,总不该说:“想我一两岁的时候啊,珠江可不是这个样子的… …”

查看全文
先排序还是先搜索
06月22号
先排序还是先搜索

在涉及到搜索选择的地方,调出字典和匹配条目是一个基本的循环算法,然而却值得研究一下。

幻想你是一个忙的要疯的医生,一个病人在排队了N小时之后,终于坐在了你的面前。病人一边可怜的诉说他的病情,一边愤怒的诉说他的就医体验:“你们医院怎么这么差呢,病人要排这么长的队,你们不会增加一些医生么… …”

查看全文
国产手机的天下
06月15号
国产手机的天下

小米2A,用了一年半,频繁死机、卡顿。

我该换个苹果的,否则即便是你买个iWatch,那又有个毛用,虽然买了手机,可能手表也是有个毛用。

我在京东抢了两次,才抢到一部黑色标准版的P8,银色的一度是抢不到的。我让我姐夫的同学在华为内部帮我买,地址发过去的时候,他告诉我,内部的名额也已经抢光了。不是说华为内部的员工也不用华为,而用苹果的么?

查看全文
形势比人强
06月12号
形势比人强

匆匆走过本本命年,以为运气该转好点了,但是本命年与其它年份,也似乎都没有什么区别。

懒投资募集的金额已经突破10亿,为用户带来了1000万的回报,做懒投资的小张今天过生日,发篇文章说自己还不过30岁,想到我也在奔三的路上刹不住车的奔跑,至今仍一无所成,不免感伤。

查看全文
男人与女人
06月07号
男人与女人

女人啊

把世界打扮得花枝招展的

却一眼猜出温凉

查看全文
我是如何把危急值报告系统变成流氓软件的
06月02号
我是如何把危急值报告系统变成流氓软件的

更新危急值系统的时候,有个科室的教授打电话过来,我刚抓起电话来,就感觉到了那粗重的呼吸与满肚子的怒气:“你们检验科在我们科室装的是个什么流氓软件,危急值确认不了,关还关不了,赶快来给我删了!”

这个软件流氓也没有360杀毒软件这么流氓吧。

矛盾总是相对立存在的,出了问题,怕是双方都有责任的。

查看全文